社会

招商证券:需求侧改革的关键是打破既得利益

  结合12月1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的精神与中央对“十四五”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,我们对“需求侧改革”这一新的理念给出以下几个方面的理解:

  1.需求侧改革的目标是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相互配合,实现“新发展格局”的构建。其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已经从淘汰落后产能升级为提高供应质量;而需求侧改革的主要内容则可以分为优化分配格局、促进居民消费、激发有效投资三个相互连接的环节(图),是扩大内需战略基点的进一步升级。

  2.从12月11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的“打通堵点”、“分配”、“反垄断”、“讲政治”等关键词可以看出,打破既得利益,优化分配格局是需求侧改革的关键。但触动利益比触及灵魂还难,因此需求侧改革的难度和风险会更大,影响也将更深远。

  3.尽管需求侧改革的目标和内容仍然从属于新发展格局,但作为一个新的概念专门提出来,就反映出长期以来抑制需求的因素已经到了需要系统性应对的阶段。从内容来看,需求侧改革是层次更深、难度更大的改革,因此要晚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出,未来也需要更大的努力、更长的时间。

  招商证券:需求侧改革的关键是打破既得利益

  中共中央政治局12月11日召开会议,分析研究2021年经济工作,主要内容有9项:

  1.扭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同时注重需求侧改革,打通堵点,补齐短板,贯通生产、分配、流通、消费各环节,形成需求牵引供给、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,提升国民经济体系整体效能。2.整体推进改革开放,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,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,形成强大国内市场。3.夯实农业基础。4.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。5.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。6.持续改善生态环境质量。7.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,做好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。8.抓好各种存量风险化解和增量风险防范。9.要增强政治意识,善于从讲政治的高度思考和推进经济社会发展工作。

  其中1和2是构建双循环格局的一个更高要求,特别是“需求侧改革”的新提法,显示长期以来抑制需求的因素已经得到重视,并将进行系统应对。3、4、5是针对重点行业的调控,对农业、房地产的态度相对积极,但对网络小额贷款、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则更严格。6、7、8是已经完成的“三大攻坚战”的目标更新。9是方法与保障,“四个意识”(即政治意识、大局意识、核心意识、看齐意识)是最基本的政治标准。

  总体来看,需求侧改革仍将以扩大内需为战略基点,可以分为优化分配格局、促进居民消费、激发有效投资三个相互连接的环节,其在“十四五”及更长时期内的趋势和相关措施可梳理如下。

  优化分配格局

  收入分配是全球的核心问题。众多经济体的国内问题和国际之间的冲突都因此而起。

  美国是贫富分化最明显,且仍然在恶化的国家之一,其基尼系数在过去50年中已经从0.4上升至0.48。从财富不平等衡量,2016年美国前1%人群的财富份额达到36.6%;后50%人群的财富份额在金融危机之后曾为负值,2016年恢复至0.4%。从收入不平等衡量,2016年前1%人群的收入份额为20.5%,后50%人群的收入份额为12.7%(图1)。

  中国在金融危机之前贫富差距趋于扩大,但金融危机之后逐步稳定,基尼系数的峰值是2008年的0.491,目前已经降至0.465。从财富不平等衡量,中国前1%人群的财富份额目前约30%左右;后50%人群的财富份额自2011年以来稳定在6.5%左右。从收入不平等衡量,中国前1%人群的收入份额已从2009年的峰值15.4%降至2015年的13.9%,后50%人群的收入份额则从2010年的低谷14.3%升至2015年的14.8%(图2)。

  展望未来,在中央对“十四五”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中,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目标是通过更加充分更高质量就业,实现居民收入和经济基本同步增长。这涉及公共服务均等化、教育、社会保障、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等多项措施。其中分配制度的改革主要包括三个方面措施:一是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,实现工资合理增长,提高低收入群体收入,扩大中等收入群体。二是要素分配制度,探索增加中低收入群体要素收入,增加城乡居民财产性收入。三是再分配机制,涉及税收、社保、转移支付等。

  招商证券:需求侧改革的关键是打破既得利益

  促进居民消费

  2000至2010年,中国的最终消费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压制,从而通过国民储蓄率的提升,为快速推进工业化和城镇化贡献了资金。因此无论是从纵向对比还是横向对比,中国的最终消费占GDP比重都是偏低的(图3)。

  未来的中国,必然要经历消费的均值回归与进一步升级。事实上,2010年以来中国最终消费占GDP比重已经从49.3%升至55.4%,资本形成总额占GDP比重相应从47.0%降至43.1%。未来还会受到人均GDP提升、城镇化、老龄化等趋势的持续驱动。其中人均收入的提高将推动消费质量升级;城镇化将带动居民住房、汽车与家电等耐用消费品普及与升级;老龄化会压低投资率,推升消费率总体上升,但消费中住房、汽车等耐用品需求将趋于下降。

  在中央对“十四五”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中,促进消费的政策包括增强消费能力、优化消费环境两个方面。其中增强消费能力主要是指高质量就业和收入分配改革,相对而言更为中长期,短期来看优化消费环境更有可能有具体措施出台,其影响也会更显著,尤其是反垄断与防治资本无序扩张、汽车向使用管理转变(即放松限购)、住房消费健康发展、放宽服务消费领域市场准入、培育国际消费中心城市等。

  需要强调,2020年下半年以来美国、欧盟、日本、韩国、印度、中国等主要经济体都发起了数字经济领域的反垄断。10月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《数字市场竞争的调查》。11月中国银保监会、人民银行发布的《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(征求意见稿)》,及市场监管总局发布《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(征求意见稿)》最具代表性。在全球疫情蔓延的局势下,IT巨头凭借强大资金实力和稳定盈利能力,借机收购线下平台,垄断数字资源,扩张势力范围,引发了各国政府的高度关注。

  招商证券:需求侧改革的关键是打破既得利益

  激发有效投资

  应该关注民间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比重已经降至55.7%。这一比例的下降始于2018年,反映了中美经贸摩擦和新冠疫情对民间投资意愿的连续冲击,以及逆周期调节政策之下国有部门投资的相对上升。根据中央对“十四五”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,激发有效投资的措施分为拓展投资空间和疏通融资渠道两类。

  对于拓展投资空间:目前方向是把政府投资进一步集中在具有中长期战略意义、具有优化供给结构作用、具有正外部性的投资领域,特别是补短板、新基建、新型城镇化和区域协调发展等方面;而将民间投资进一步引导向战略性新兴产业、基础研究领域。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,2017至2019年高技术产业投资分别增长15.9%、14.9%、17.3%;今年前11月高技术产业投资增长11.8%。位居前列的是电子商务服务32.2%、医药制造27.3%、计算机及办公设备制造20.4%、科技成果转化服务17.5%。

  对于疏通融资渠道:最近三年来政策推进力度较为显著,资本市场改革、金融业和金融市场开放、以及风险化解与防控都有实质性进展。特别是提高直接融资比重,是进一步服务科技创新的关键措施。按国务院《关于进一步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意见》(图5),在出台设立科创板、改革创业板、注册制试行等“加法”性措施之后,“减法”如退市,并购重组、解决股票质押风险、资金占用与违规担保、加大违法违规成本等将成为新的重点。

  招商证券:需求侧改革的关键是打破既得利益

  本文作者:罗云峰,来源:招商证券(行情600999,诊股),原文标题:《需求侧改革的关键是打破既得利益》

 


Powered by 松原市床狗能源营业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18 版权所有